他們是成功婚姻典範:一邊紅顏,一邊妻子,卻過上了最幸福的生活

2018年12月06日     9552     檢舉

幸福:

一是睡在家的床上。

二是吃父母做的飯菜。

三是聽愛人給你說情話。

四是跟孩子做遊戲。

——林語堂

張愛玲說:

「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,至少有兩個,

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」床前明月光」 ;

娶了白玫瑰,白的變成了衣服上的一粒飯黏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。

張愛玲的話很犀利,也一語中的道盡了男人的虛偽和善變。

它彷彿對所有男人都適用,但是一個人例外。

他沒有娶自己最愛的人,最愛的人變成了他永遠的硃砂痣

但是他娶的那個人,更是他一生的窗前明月光。

他深情不已,但不是一時的衝動,

他用一生感恩他生命中愛過的三個女人。

初戀,摯愛和妻子,他光明磊落,大大方方,將每一份感情都處理的恰到好處。

如此真誠的男人就是林語堂。

賴柏英是林語堂的初戀。

他們自小長在同一個村,經常一起捉鯰魚,捉蝦鱉。

這份感情在青山綠水中慢慢生根發芽,它是那麼純粹, 純潔,以至於終身難忘。

那時的柏英有一個特殊的技能,她能蹲在小溪裡等著蝴蝶落在她的頭髮上,

然後輕輕走開,蝴蝶也不會驚走。

少年的林語堂驚呆了,為她歡呼,跳躍,

他看著這個閃光的少女,如精靈一般有靈氣,

像溪水一樣清澈迷人,不禁看傻了眼。

她還喜歡在落雨後的清晨,早早起來,去看稻田裡的水有多深。

她明媚的笑容和月牙彎彎的眼睛,在大自然中顯得尤為動人。

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,這大概是一個男人心中最美妙的詞彙。

也因沒有結局,遺憾,使它更添韻味。

美好的時光總是忽地就過去了,人生岔路口,

一個要遠走他鄉求學,急於追求新知識見識新世界,

一個要留在故鄉,孝順祖父。

離別,並且越來越遠,那是宿命。

賴柏英在林語堂的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美好印象,

他把賴柏英比喻成高山人生:「山逼得你謙—遜—恭—敬」。

集諸多美德於一身的賴柏英,勤勞、能幹、善良、孝順、堅忍、敢做敢為。

也正因為如此,面臨選擇的時候,她才不會考慮到自己,

他不能放棄失明的祖父,她要留下來照顧家人,操持大家庭管理農莊。

她只能看著她心愛的郎,越飛越高,從此和自己再無交集。

他說,柏英和我都在高地長大, 那高地就是我的山,也是柏英的山。

我認為那山從未離開過我們,以後也不會。

初戀是男人一生都無法解開的魔咒

後來,林語堂把她寫進了書裡,

這本書就以她的名字命名,叫做《賴柏英》。

林語堂離開家鄉,來到上海聖約翰大學讀書。

家庭並不富裕,為供他讀書,父母已經傾其所有。

林語堂深知這一點,學習也特別賣力。

經過一番努力,在大學二年級的學期典禮上,

他一個人四次上台領獎,已是遠近聞名的才子。

學生時代,有才華就是最大的吸引力。

當時隔壁聖瑪麗女校的女生們對林語堂都仰慕不已,其中就有陳錦端。

巧合的是,陳錦端的兩個哥哥陳希佐、陳希慶正好是林語堂的好友。

有一天他們介紹了自己的妹妹和林語堂認識。

林語堂第一次見陳錦端,就被她的美貌所傾倒。

男女從相識到相愛,或許是日久生情,也可能是第一眼就決定了。

只要一眼,也就無論如何忘不掉,

依稀總覺得自己早就認識了她,她就是理想中的那個人。

看到如此天生尤物,他的整個身心頓時軟化了,

一向利舌善辯的他,此時竟木訥難以言語!

陳錦端天真爛漫,渾身散發濃濃的青春氣息。

她不是空長著漂亮臉蛋的女孩,而是心靈手巧,且畫得一手好畫。

在林語堂心目中,她就是美的化身,就是他苦苦尋找的另一半。

陳錦端則傾心於他的博學多才,愛他的「英俊有名聲」。

她知道,他念完大二,在結業典禮上,

接連四次走到台上去領三種個人所得獎章,

以及以演講隊隊長身份接受演講比賽獲勝的獎杯,

此事在聖約翰大學和她所在的聖瑪麗女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

話,未來得及多說一句,但心已行了八千裡。

一見鍾情,鐘的是樣貌,更是才學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

相關閱讀